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五)

日本电影史上有两位导演获得过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一位是黑泽明,一位是宫崎骏。像我这样的80后几乎随口就能说出好几部宫崎骏的动画片,《千与千寻》、《猫的报恩》、《哈尔的移动城堡》、《悬崖上的金鱼公主》、《起风了》等等,动画角色更是了如指掌,尤其是龙猫——一个家喻户晓的角色,可爱得直呼萌。要说我事实上这些动画片一部都没看过,自己都不相信,总错觉至少是看过几个片段的,要不然怎么会对片名那么熟悉,对剧中人物怎么了解,想来想去只能是老爷子太红,耳濡目染中获知了许多情报。

老爷子担任馆长的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位于东京都的近郊三鹰市,这里每天都吸引着世界各国的动画迷前来朝圣。因为每天四场,每场限制入场人数,所以美术馆的门票总是要提早订购,往往一个月前就售罄当天门票。就是想看看如此高逼格的美术馆究竟长这样,也想见识下所谓的一票难求到何种程度,在出行前一周才想起要去凑个热闹。上官网一看,整个12月只剩下17、18日两天的下午四点场,恰巧这两天都在东京,可以去感受下现场氛围。托同学的福,帮忙在网上订票,Lawson付款成功,才得以成行。去万能的淘宝查询了下,发现原价1000円的票价甚至被炒到了90多元人民币,瞬间有捡了便宜的错觉。

从东京都中心城区到三鹰市,要在JR中野站转JR中央线/地下铁东西线直通,可见这地方是有些偏远的,但这丝毫不会影响粉丝对宫崎骏,对他动画作品的执着追求。而到了JR三鹰站,几乎所有乘客都是奔着美术馆去的,随着人流就能来到巴士站,转乘公车去美术馆。没想到第一次在岛国坐公车就被挤得不用扶手也倒不了,除了少数当地居民的日常使用,几乎一车子的人都在美术馆下车。







美术馆中禁止摄影,所以大家都一窝蜂的在室外各种拍照合影。从外观形状,周围的装饰物,连美术馆招牌的字体都是Q到不行,充满了童趣。据说当初设计这个美术馆时,老爷子要让我们一起做个迷路的孩子,在馆中随意游走探秘,所以请允许我回到过去一阵子。


奇妙之旅从门票开始,做成胶片样式的门票很特别,好像我们是走进了虚拟的电影世界,便更加期待楼梯下的另一个空间。果然进入美术馆仿佛来到了真实的二次元,这里的楼梯、柱子、房门、窗户、钟表、吊扇,近乎一切都是卡通般美好。这样的设计放在其他任何一个场合都无比违和感,偏偏在这里交融的完美无缺。馆中还展出了动画片的制作过程,团队手稿,动画中的场景再现,虽然没有听很明白周围人的评价感叹之声,但是从他们的笑容、惊喜表情中,可以想象和自己偶像如此接近的喜悦之情,甚至带着点梦幻般的不真实感。看到一支支短小的彩铅尾部重新被胶带纸捆绑起来再利用,厚过砖头的笔绘稿纸,又或是作画模型,忍不住感叹每一部优秀作品后工作人员伟大的付出。

在来岛国散步前本妄想恶补老爷子的动画片,希望在参观中能产生至少一丢丢的共鸣,但是因为时间太过仓促就先来了实地,回去慢慢补。而当我真切的漫步在美术馆中,好像与身边的卡通人物如同老朋友一般,虽然这些那些都是叫不出名字的角色,可我能用初次见面的认知,通过最原始的鉴赏来认同这些美好的事物,这个咧开嘴爽朗大笑的大猫汽车一定是孩子们最好的玩伴,那个可爱的小姑娘一定是个善良的好人。

美术馆中有一个放映厅,会轮番播放十五分钟左右的短片供游客观看。没想到,我第一次完整观看老爷子的作品,就是在如此有意义的场地。这次播放的短片叫《面包种子与鸡蛋公主》(パン种とタマゴ姫),全片只有背景音乐、感叹词,没有成句的台词,可以称之为是无国界的一部动画片。无需言语表达,从直观的画面叙述方式就能了解整个剧情,简单说就是面包酱和鸡蛋酱逃离乌鸦巫婆魔手的历险记。当时仅有的观后感只有,世上尽有能把每个人物、场景,甚至所有细节都画得如此可爱的团队,真是太神了。难怪世界各地的孩子、大人,只要接触过宫崎骏作品的,无不对其称颂不已。

在美术馆的三楼,有一个小型的游乐场地,更应该有迷你来形容吧,目测不超过三十平方米。这儿是只属于孩童的天地,字面意义的孩童,可以尽情的触摸,在影片中的角色身上翻滚嬉闹。一大把年纪是进不去玩的,可仅仅旁观也能被这愉悦感染,也能体会这番在童话世界中的开心劲儿。多么期望能在这个独立于现实的美术馆中待下去,这里已经不单单是美术馆那么简单,是所有人梦中没有烦恼只有欢快玩耍的地方。在这里度过的一个多小时,就真的如同在童年的岁月一般美妙,来来回回走好几遍迷宫一般的阶梯也不觉得累,一遍遍看龙猫硕大的身躯也不厌烦。像我这样初识老爷子作品的人都不愿离开,更何况那些资深粉丝呢,就算走过每个角落,看过所有手稿,也还想不断温习吧。


评论(9)
热度(20)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