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与众不同的复仇

发布了长文章:与众不同的复仇

点击查看

听闻《夜行动物》导演是Tom Ford,我想这世界上叫Tom Ford的都这么牛逼吗。后来发现是the Tom Ford,艺术家拍的电影确实是一件艺术品。

我们身边有没有从未来穿越而来的人?

发布了长文章:我们身边有没有从未来穿越而来的人?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我们身边有没有从未来穿越而来的人?》

这回,死成功了——看完《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之后

发布了长文章:这回,死成功了——看完《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之后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这回,死成功了——看完《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之后》

是日立春

一年之计在于春,传统意义上的鸡年大抵应该从今天晚上的23点某分开始算起。今年又有什么计划呢,像过去每年一样完成上一年的计划,那我就是一如既往地想要有钱。

其实我不太喜欢立下一个明确的目标,因为大部分时候这看起来仿佛是立flag。比如约好了来年要自立自强当家作主,却年年打工卑微不足以道。于是慢慢地更偏向于走一步算一步,随缘呗,倒是经历了不少惊喜。很巧的是,去年旅游运势真的不错,一路向北遇到了岛国不少美妙之处。

去九州之前熊本发生地震,无奈把阵线拉成了从九州北部一直到最南端,因此有幸玩了世界自然遗产屋久岛。在一个传说一年有360天下雨的岛上,看着阳光一泻万里整整两天,向导反而鼓舞起我们也许山上...

2017你好,LOFTER我回来了

很久没有写点什么了,而事实上我每天幻想自己正在记录着一些东西,至少做梦的时候的确这么做了。曾经有个文字工作者的朋友这么评价我,她说她特别佩服我能日更五千字,无奈后面加个句“却维持不了质量”。是的,我文思来的快,如尿涌的爆发别说五千字,五万字都可以一日爆肝。质量是什么,我不过写点自己想说的东西,爱看不看咯,毕竟我也没把自己定义成文字工作者。好吧,我的私人名片上确实写了自由撰稿人,不过那也是过去式了。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梦想,能有一本自己的书,真正意义上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书,然而没有一个故事能坚持到最后。因为无数个周末都被浪费在了看电视看剧上,最近又变成了阴阳师上,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2016...

天天都是世界末日

最近迷上了一个乐队SEKAI NOOWARI,其实严格来说也不是最近了。2014年底的各大音番都有这四个人的身影,第一次看到背着大旗拿着对讲机的主唱,是很鄙视的,“卧槽,好特么中二啊”,不仅打扮得中二,乐队译名“世界末日”当之无愧的中二病放弃治疗。但是少年音又实在让人开口跪,所以,我的入坑曲是《Dragon Night》。

不过,也仅仅对这首歌感兴趣而已,再没有刻意去听过他们的其他歌曲。最近一首《Anti-hero》再次被惊艳了,然后痴迷地去把他们的歌都翻出来loop了一遍又一遍。如果拿iTunes计数的话,每首歌都能上两位数,部分歌曲三位数。

现在,仔细去看那些歌词,才知这哪里是简单的中...

嗜辣,是一种豪情。辣味带来的激情通体舒畅,能把浊气从体内排出,就跟瑜伽一样,吃得一口好辣能治百病,吃不消这辣就是一喉咙的鼻涕。为什么是一喉咙的鼻涕呢,打通了五官呗。

心情不好的时候吃辣,能消解泪水,那股咸味掺杂在辣味中,根本不是个味儿。旁观人看来倒是颇有性情中人的气概,自个儿也是把心痛转移到了肉体的疼痛。这是一种体罚,却胜过心累。无论和谁人分享辣之痛,都能引起共鸣,末了续一摊,余味是辣之痛快。辣,是能治愈人的。

心情好的时候吃辣,那一锅红辣椒炒青辣椒简直是通往快乐世界的通行证,吃下去,跨过那道坎,留下无尽畅快。宛如抹了丰唇膏般的性感小嘴,乐得能裂到耳朵根。即使不断用手扇着辣的灼烧点,也不忘...

沉浸于悲伤而不沉溺

一个月前,我来到北京,这是一个月零一天前我都无法想象的事实。直到出了北京南站,才有这样的实感,黑压压的人群却没了熟悉的方向,我真的来北京了,而这一次不是旅行。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做了这么一个突然的决定,我说你怎知我未好好想过。而我真的有“好好”想过么?这无非是在一系列的冲动下促就而成,而经历的时间有些长,就以为这是真正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歌,它叫《如果东京不快乐》,貌似不是杨千嬅最出名的歌,似乎也不是林夕最脍炙人口的歌词,但偏偏意识流地深入吾心。

“我 就算拥抱过后回头没海岸

也换来见闻观光”

因为这句话,我彻底认识到,当时的生活已经让我厌倦到麻木...

这里有名的不仅是泉水——杭州虎跑

虎跑,作为杭州西湖南线的著名景点闻名遐迩,其泉水更是有“天下第三泉”的美誉,若是遇上新茶上市的时节,有幸品上一杯虎跑泉泡制的龙井茶,那实在是回味无穷的一大幸事。事实上,虎跑的人文底蕴也绝不输于别家,古有圣僧活佛济公和尚圆寂在这虎跑寺中,近代更是有弘一法师绝食十八日后出家于此。从古自今的文人都爱在云游到此后留下诗篇佳句,苏轼、袁宏道、郭沫若,大师们无不感慨于这醉人的景色。


雨水多的时节,虎跑径旁下溪流汇聚成了小瀑布。


排队取水的人从早到晚不停歇,杭州人爱这里的泉水甘甜,这才是品质生活。


老人家能轻松提起满盛泉水的水桶,泉水有强身健体的效果吧。


含晖亭内挖掘出的赑屃,曾经驮着的石碑不见踪影...

食一天素,存一片善在心中——杭州法净寺

中天竺寺又名法净寺,在天竺三寺的地理位置上排行老二,曾经是下天竺寺院的一部分,初建于隋朝,千年以来历经战火几番重建,终于时至今日依然香火旺盛。法净寺免费对外开放,是天竺山上最“一视同仁”的寺庙;法净寺的斋饭5元每位,四菜三主食任意挑选,是杭州城区最良心的素斋;杭州佛学院就在法净寺内,为弘扬佛法培育人才尽心尽责。


中天竺法净禅寺,盛于南宋,列为天下禅宗五山十刹之第一刹。


小鬼扛鼎,永世赎罪么?


一进天王殿。


这幢古朴的房屋便是杭州佛学院。


为何佛教要大量地运用黄色?


殿堂牌匾的字常常有深刻的意味。


最喜欢这样的大雄宝殿,在正门前挂一幕,佛,岂是随便能见的。


一个不起眼的地下室,在...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