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是日立春

一年之计在于春,传统意义上的鸡年大抵应该从今天晚上的23点某分开始算起。今年又有什么计划呢,像过去每年一样完成上一年的计划,那我就是一如既往地想要有钱。

其实我不太喜欢立下一个明确的目标,因为大部分时候这看起来仿佛是立flag。比如约好了来年要自立自强当家作主,却年年打工卑微不足以道。于是慢慢地更偏向于走一步算一步,随缘呗,倒是经历了不少惊喜。很巧的是,去年旅游运势真的不错,一路向北遇到了岛国不少美妙之处。

去九州之前熊本发生地震,无奈把阵线拉成了从九州北部一直到最南端,因此有幸玩了世界自然遗产屋久岛。在一个传说一年有360天下雨的岛上,看着阳光一泻万里整整两天,向导反而鼓舞起我们也许山上...

沉浸于悲伤而不沉溺

一个月前,我来到北京,这是一个月零一天前我都无法想象的事实。直到出了北京南站,才有这样的实感,黑压压的人群却没了熟悉的方向,我真的来北京了,而这一次不是旅行。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做了这么一个突然的决定,我说你怎知我未好好想过。而我真的有“好好”想过么?这无非是在一系列的冲动下促就而成,而经历的时间有些长,就以为这是真正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歌,它叫《如果东京不快乐》,貌似不是杨千嬅最出名的歌,似乎也不是林夕最脍炙人口的歌词,但偏偏意识流地深入吾心。

“我 就算拥抱过后回头没海岸

也换来见闻观光”

因为这句话,我彻底认识到,当时的生活已经让我厌倦到麻木...

这里有名的不仅是泉水——杭州虎跑

虎跑,作为杭州西湖南线的著名景点闻名遐迩,其泉水更是有“天下第三泉”的美誉,若是遇上新茶上市的时节,有幸品上一杯虎跑泉泡制的龙井茶,那实在是回味无穷的一大幸事。事实上,虎跑的人文底蕴也绝不输于别家,古有圣僧活佛济公和尚圆寂在这虎跑寺中,近代更是有弘一法师绝食十八日后出家于此。从古自今的文人都爱在云游到此后留下诗篇佳句,苏轼、袁宏道、郭沫若,大师们无不感慨于这醉人的景色。


雨水多的时节,虎跑径旁下溪流汇聚成了小瀑布。


排队取水的人从早到晚不停歇,杭州人爱这里的泉水甘甜,这才是品质生活。


老人家能轻松提起满盛泉水的水桶,泉水有强身健体的效果吧。


含晖亭内挖掘出的赑屃,曾经驮着的石碑不见踪影...

食一天素,存一片善在心中——杭州法净寺

中天竺寺又名法净寺,在天竺三寺的地理位置上排行老二,曾经是下天竺寺院的一部分,初建于隋朝,千年以来历经战火几番重建,终于时至今日依然香火旺盛。法净寺免费对外开放,是天竺山上最“一视同仁”的寺庙;法净寺的斋饭5元每位,四菜三主食任意挑选,是杭州城区最良心的素斋;杭州佛学院就在法净寺内,为弘扬佛法培育人才尽心尽责。


中天竺法净禅寺,盛于南宋,列为天下禅宗五山十刹之第一刹。


小鬼扛鼎,永世赎罪么?


一进天王殿。


这幢古朴的房屋便是杭州佛学院。


为何佛教要大量地运用黄色?


殿堂牌匾的字常常有深刻的意味。


最喜欢这样的大雄宝殿,在正门前挂一幕,佛,岂是随便能见的。


一个不起眼的地下室,在...

三生的缘啊,命理的轮回——杭州法镜寺

杭州天竺山上,依照地势由下往上以此建有下天竺寺、中天竺寺和上天竺寺。下天竺寺又名法镜寺,是杭州唯一的女众寺院。不知是江南的温文儒雅还是女子的似水柔情,造就了寺庙的温和宜人,院落不大却好似包容下了天地。后院山上的“三生石”更记载着一段佳话,六道轮回,故人约见于此是前世今生命理忘不掉的约定,肉身灰飞烟灭却有心性长存,这一世的友人便是兜兜转转剪不断的缘。


天竺三寺中创建最早的“法镜寺”,初建于一千六百多年前。


香火,配上空濛的山岚,似仙境似人间是胜景。


有尼姑在此修行。


地藏殿供奉着先人的牌位,时时刻刻听着诵经。


药师殿中供奉着药师如来和十二生肖,金色炫目。


后院的小猫萌的心都化了。...

入了山门便是禅——天竺香市

灵隐,灵气尚存,隐?大概只在日出之前日落之后了吧。想要寻觅禅意探究佛法,又岂能在纷纷扰扰中?所幸,灵隐边上天竺山倒有一处胜地意境犹在,真正的暗涵着“咫尺西天”的韵味。天竺路,曲径通幽,满眼是看不完的绿,不绝于耳的是溪水叮咚,行至寺庙门前是喃喃的佛经吟诵。行走其间遁入佛门,虽说这悟道会禅还看个人慧根,然而世人简单的心愿保管能实现——我想静静。这里闹不起来,怕吵到众佛怕坏了规矩;呼吸,干净的空气带来直达肺部的爽意;吹过的风没有城市的热岛效应,夏天来这里健行也是极好的。


灵隐寺正大门外的“咫尺西天”,印了天竺的基调。


入了山门,禅意盎然。


清晨,店主多于游客;拉开铺门,一天的工作开始了。


看...

杭州西泠桥畔,有个博物馆蛮IN的

初夏的西子湖畔,荷花朵朵开,偶尔吹过的阵阵凉风和天边飘过的乌云,错觉中夏天还有些远。西泠桥划分着里外两面西湖,从北山路这一端到湖对岸,向着孤山公园走去,一晃眼被一柱白色吸引到,上书七个大字“中国印学博物馆”,想必和那山上的西泠印社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不知从何时开始,橡皮章和它的配套工具成了某宝热卖商品,于是印章也好像跟着又回暖变得IN起来,有印章有逼格。这处博物馆里的藏品可真正是来头不小,虽没有皇亲权贵的“玺”“印”倒是有不少出自大家之手的“章”。它们的艺术价值已经远远超越实用价值,有幸看到这些瑰宝发觉印章才不是老底子的东西,它们在当下活力依旧,搁哪儿都是最IN的事物。


西泠桥,西湖的情人桥...

走1260 级台阶,赏车行时错过的景——杭州玉皇山

北方高耸巍峨的突兀被称为山,南方的小丘陵更多时候被不屑的唤作“小土堆”,但这就是江南水乡独有的灵秀之美,小巧玲珑,这方水土的人和景都有着细腻的秀美。玉皇山是杭州南麓的名山,杭州人登高的常去之所。除却节假日,平时每日有4趟班车从山脚发往山顶,本地人更喜欢自驾一路向上,到达停车场去了福星观便算是游过。晨练的人独爱徒步上山,看景吸氧健身三不误;大隐隐于市,说这山不高耸不辽阔,却足以赏景旁观喧嚣都市。长久的伏案工作,险些忘记健身房之外还有天然的游步道,从玉皇山脚徒步登顶,沿途可观皇族遗迹可凭栏眺望,亦可粘花拈草,这1260级台阶也就刹那一瞬间。


早晨的玉皇山脚边,洒水车还在清洗“门面”。


进入山门...

夜市淘货,热闹的杭州夜晚

毗邻湖滨商圈,除了高大上的in77购物还能去哪儿?酒足饭饱后去哪儿闲逛,才能假装是个地道杭州人?背后小街上有个传奇的夜市,这里的新奇玩意儿超越你的想象,杭州最潮最in的商品都聚集在这儿。你能在这里邂逅潮人、老外、帅哥美女,还有一群有些逗比的老板,不买没关系,看个新鲜也是回去侃大山的资本。逛累了,边上的夜宵摊来满足你的胃,别嫌脏,吃的就是这个味儿。对了,“吴山夜市”并不在吴山脚下,在惠兴路上。


吴山夜市在哪儿?新树立的灯牌指引了正宗好夜市,记得要晚上来光顾哦~ 


摊位做大了,有了大名鼎鼎的招牌 


周围的路边摊,汇聚了大中华各地的美食 


到了露...

那些年的旧宅——依然西天目

在一片新建的楼房中,还有保留原始风貌的泥墙瓦房,居住着的老人家依然遵循着过往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这里也有已经废弃的水磨,从残留的沟槽和磨具,依然能想象出它过去是如何风光地工作。行走在这些旧宅之间,才察觉城市的生活不是理所当然,经过了多年的变迁才从古早的山野生活演变成现在的阁楼独间。感叹在其间居住的不便时,却又多了一份向往,邻里间亲密地像一家人,闲来无事还能和蜜蜂聊聊天,亦或是对着山林呐喊。


在盘山公路上撇见一处颇有“部落”感的老房子,好奇地想下山看看。


粉刷一新的白墙,原始的黄泥墙,新旧两个时代共存。


就着原始的石块围城了池塘,这大石头像张嘴的鲸鱼吗?


写着“长生”的木桶做何用?...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