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沉浸于悲伤而不沉溺

一个月前,我来到北京,这是一个月零一天前我都无法想象的事实。直到出了北京南站,才有这样的实感,黑压压的人群却没了熟悉的方向,我真的来北京了,而这一次不是旅行。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做了这么一个突然的决定,我说你怎知我未好好想过。而我真的有“好好”想过么?这无非是在一系列的冲动下促就而成,而经历的时间有些长,就以为这是真正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歌,它叫《如果东京不快乐》,貌似不是杨千嬅最出名的歌,似乎也不是林夕最脍炙人口的歌词,但偏偏意识流地深入吾心。

“我 就算拥抱过后回头没海岸

也换来见闻观光”

因为这句话,我彻底认识到,当时的生活已经让我厌倦到麻木。哪怕巷口有个拐角,谁料它一定是个坏处?到此,我舍弃过去的机会成本太低了,何不去做点不一样的事情呢。怎么,时间空间就是那么巧妙,早一年听到这样的歌,换个地点都不会这般催化剂效果。

后来去看林夕的《原来你非不快乐》,才知道他写的东京不是因为我想的原因不快乐,在东京不快乐的是他。读的书越多,走的路越多,见闻越多越感伤。你看搞自然科学的不出意外都能善终,搞人文科学的都被自己的脑洞吓死了。

我不知道再见东京的时候,我的心境是什么,兴许不再快乐的这么纯粹。但我知道了自己有多肤浅,我自诩为自己是个可以游玩,然后把游玩记叙下来的人。本就没想过靠这个生存,却也是有些虚荣趋势着一直这么做下去的。现在,我是打心底知道是时候沉淀一下了。

当农贸市场的大妈都开始讨论股票的时候,就不要再入市了;当书店里都开辟出一大块区域卖“文化旅游”的时候,就不要再去趟这摊浑水了。在书店偶遇角田八代的书——《在全世界迷路》,随手一翻我就打心底里开心,这才是我想看到的“文化旅游”。旅游不过是我寻找写作灵感的手段,就跟去超市和阿姨们抢便宜货一样的体验,因为经历过日常不能有的新鲜,才体味到世界的神奇。

一开始的旅行很简单,真的只是去翘班那么无耻,后来它变得有些沉重,光是想到要拍一堆照片就让我头大。有这样的艺术细胞当初就不会放弃画画了,讲真。但这依然不能否定我的快乐,难道不是吗,至少我在写文字的时候是愉悦的。

旅行、写字、看书,这依然会是我的爱好,不过得想个办法把他们更好地结合起来了。现在的我有点悲伤,沉浸一下也无妨,不沉溺便好。


评论(2)
热度(18)
  1. H21mola很懒 转载了此文字
    心声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