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三十七)

三十三这个数字似乎有点奥妙,三十又三。耶稣受难时年三十三岁,一生戎马疆土跨级欧亚非大陆的亚历山大大帝没跨过三十三的坎。梵语也有三十三天的说法,指的是佛教宇宙观中的忉利天,因中央帝释天,四方各有八面天,总共三十三天而得名。




还有处与三十三相关的景点——三十三间堂,正是名称为莲华王院,位于京都东山区的一座佛堂,不同与大多数的寺院那般,真的只有一个殿堂。这是日本最长的殿堂,南北长120米,进深22米,因为堂内的34根柱子分割出了三十三个空间而得名。

进入殿堂,必须脱鞋,同时也禁止摄影。走在木质地板上,不禁回想起早前去过的二条城,原来这吱吱作响的“莺声地板”不是二之丸御殿独有的呢。第一眼看到空旷的堂间,整齐排列的观音立像,我竟然惊讶地说不出话。每次接触到新鲜事物之前,总会在脑海中构建出想象图,或者说会设想它应该是这样的吧,或者是那样的。听闻三十三间堂后,我一不小心误以为是三十三个小房间的庙堂,每间房屋里供奉着观音尊者,或者只是简单的有一个佛龛这样。所以,当我真的来到这堂间时,眼前的一切彻底颠覆我的所有设想,这超乎了我能想象出最值得的景色,如果金光闪闪的佛像也是一番景色的话。

在这个木造的大殿里,总共有一千尊千体千手观音立像,一尊千手观音坐像,风神、雷神和二十八部众像。倘若是普通观音像,那么注入雕刻师感情的制作,慈悲为怀的柔和感所带来的是一般冲击力,可是千手观音的复杂程度和暗藏的武力值却给人眼花缭乱的感受,并且当这样的密集度达到一千时,真的会有战栗的紧迫感,无论走到哪儿都躲避不了佛像投来的目光。接着大概就是迫切忏悔的冲动,瞬间原形毕露,脑中莫名涌现出种种的不应该,似乎不这么做就睡不安稳似的。


相传这庙堂中有位僧人晚上就没睡好,因为被托梦说庭院中有一泉眼,不可思议的夜泣泉就此被发现,因为涌动的声音像极了在夜晚哭泣的人声而得名。梦里知晓泉水一事,和杭州的虎跑的由来有几分相似之处。据说婴儿喝了此泉水,半夜就不会再哭泣。当然现在这泉水已经不能再饮用了,而是改作手水舍使用。




提及水,京都是个亲水的城市。有带着水的寺庙——清水寺,因山间汩汩清泉得名;有带水的街道——堀川通,河边住着阴阳师;还有一条“Y”型的河流——鸭川。这些都因为古都丰富的地下水资源,通俗点来说人家是盆地,底部是土地,它整个就一水盆。或许这也是我连日来,都被雨水洗礼的原因吧。

京都是个适合闲逛的城市,为数众多的寺庙、神社,如天上繁星般众多的古迹,永远不用犯愁打发不了时间无处可去。即使坐在街角的咖啡店,看门口匆匆而过的路人,都可能在不经意间瞟到历史古迹,说不定在平行世界里和大人物重叠在一方土地呢。

 


评论
热度(23)
  1. eatmyownmola很懒 转载了此文字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