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二十九)




从一早的乌云满布到淅淅沥沥地飘落小雨,渐进正午时分,却感觉更加的阴冷。天寒就容易饿,饿了就越觉得冷,所以温饱温饱总是一起提及。是时候去觅食了,看到一个老奶奶在往竹轮(ちくわ)里塞东西就挺好奇的打探一下。没想到挖掘出一种特殊的吃法,原来正在塞进去的是芝士条,然后外面裹上些许面粉油炸一下吃。虽然芝士和竹轮的味道有些重叠,也算是一种挺洋气的吃法。



接下来,胃说想吃炸鸡块了,虽然是个常规番但每家做出来的口味还是略有不同,共同的就是都非常美味。吃完一串鸡块后发现问题来了,一路走来都没见到垃圾桶,这叫我手中的纸杯和竹签如何是好。回想一下,日本的街道上也很难见到垃圾桶,唯有车站、便利店附近才能看到,这么说来日本人是都要拽着垃圾走过好几个街口,直到找到垃圾桶为止咯。

再回想到天朝的小吃街,不仅垃圾桶的出现密度高,还都是硕大性的。但偏偏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装不够垃圾,并且整条街最脏乱的地方也是垃圾桶附近。我想人的道德回路是这样的,我产生垃圾是应该处理掉,所以去寻找垃圾桶,那既然垃圾桶已经满了就扔在边上吧,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是产生垃圾的速度要远远大于清理垃圾的速度,无论增设多少垃圾桶都无法满足制作垃圾的欲望,结果就是垃圾桶越多,垃圾也越多。相反,极致到不设置垃圾桶,那么大家就看不到脏的地方就会克制住扔垃圾的冲动,会自觉地携带垃圾袋装自己产生的垃圾,集中到有垃圾桶的地方再做处理。这些总结下来,就是心理学中著名的“破窗效应”。但是,我想这样的措施还是得等到国民素质发展到一定程度,教育的普及度将公共文明推广到每个人,要不然的话,只要有一小部分人的道德理念认为随地丢垃圾是个无所谓的举动,那么一大部分人的道德底线就会莫名其妙地跟随下跌。


想知道我最后是怎么解决手中的垃圾吗?我发现只要我在一家摊位前购物,人家摊主就会好心地收走我手中的垃圾,于是我便进入了一个死循环,吃无止尽。最后在一家关东煮的店家那儿,就地解决了食物,才算走出怪圈。

阴阳师这个职业,对于喜欢日本文化的人来说绝对不陌生。我最早接触到这个词,是因为同名电影,其中有位很出色的阴阳师——安倍晴明。野村万斋把这个传说是狐狸生的男人,演得活灵活现,能铲除各种妖魔鬼怪,自己又生得一张狐怪般妖孽的脸。第一次接触这部电影是十年前的事了,留下的印象只有式神、一座桥和五芒星。电影中,晴明能把小纸片幻化成侍女来陪自己喝酒聊天,也能把小纸片当武器来使,这些都是式神。那一座桥是架设在晴明家门外河上的,每次过桥都好像走过结界,凶神恶灵是过不去这个界的。而五芒星又称桔梗印,则是一种咒符,可以用来牵制妖怪,也是一种护身符的存在。





以安倍晴明为代表的一大批阴阳师,在平安时代兴起,正值定都平安京,也就是今天的京都,这里有一处专门供奉他的神社——晴明神社。传说在晴明神社祈求交通平安是最灵验的,尤其在看到京都的巴士上都贴着五芒星的标志,就更加确信他的神力。千年前,晴明走过的那座桥叫做“一条戾桥”,现在的神社中仿制了这样一座桥,桥边上是式神石像。走在神社中,仿佛是走过了结界,莫名地就拉近了和晴明大人之间的距离。这边的绘马都被制成了正五边形,能看到不少名人到访时曾留下的心愿。当看到当年饰演晴明和源博雅的野村万斋跟伊藤英明留下的绘马时,不禁有些剧与现实的交错感。这俩人的演技好到,说起晴明博雅,脑中就浮现出演员的神态表情,留下太深的印迹。



在神社本殿的前方,一侧放着晴明大人盘腿而坐的雕像,据说这个造型是根据神社中所藏的晴明画像制作而成。另一侧,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桃子”,名曰“厄除桃”托着桃子的地盘还被画上了五芒星。当时脑海中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三国杀中的“桃”,难道日本文化中的桃也能回血?果真这“桃文化”还真是从我大天朝漂洋过海传去东瀛,据说桃能除去身上的厄运,断了魔物的困扰,换一身清爽。看这桃被摸得光溜溜,也能想象出大家的信念是有多强。

评论(2)
热度(14)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