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二十五)



从大佛殿出来,过了中门,东方的路牌指引着二月堂、法华堂的方向。旅行团的游客往往止步于大佛殿,因此真正走在二月堂的表参道上,顶着几乎遮蔽阳光的树丛,才能体会到几百年前信徒们到访寺庙的宁静致远。目之所及的参观者一个手就能数过来,莎莎的树叶声响是偶尔经过的鹿群发出,再就是乌鸦飞过的鸣叫声,神明的居所不正应该如此平和嘛。


法华堂又称三月堂,因为每年旧历三月要在这里举行“法华会”而得名,又因为其中供奉着“不空羂索观音”而名羂索堂。它在大佛殿之前就已建成,早前这里被称作金钟寺,直到745年开始建造大佛才被纳入东大寺的伽蓝。历尽了几番台风、火灾等灾害,大堂和其中放置的本尊都奇迹般地保留了下来,实为幸事。


往更深处走就是二月堂了,隐约能从大堂的命名猜出其与二月的缘分,是了,每年旧历二月会在这里举行“修二会”的法事。修二会与其中供奉的十一面观音尊者相关,在观音像前忏悔曾经犯下的各种过错,通过正视自身的孽障来洗涤心灵,回归本源,以求今后的不如迷途。曾经的二月堂在遭受了几次战火后被毁,如今的二月堂是1669年重建,有上下两层,规模较之法华堂要大了近一倍。





见到有挂着绘马的地方总会好奇地去看上面写着点什么,总会有新鲜好玩的发现,能看到世界各国游客,各种语言留下的祈盼。记得在长谷寺看到一个绘马上写着“明年要过CPA!”这一看就是我曾经的同行嘛。绘马的样式也有很多,除了常见的长方形木板,还有奈良特有的鹿造型,稻荷神社独有的狐狸造型,清明神社的五芒星五边形造型,也有恋爱神社象征桃花运的粉色绘马。不仅如此,还有纸片做成的绘马。总之,这愿望的寄托形式可以是各种各样的,可以寄托的愿望也是多样的。元旦的时候看了一档日本调查的番组,里面有讲到某个神社叫“断缘神社”。在那里人们会希望与厄运断绝,来年转好运。




说完绘马再来说另一个神社、寺庙都常见的物件,献灯。常见的是用石头建成的,类似与日式庭院中的装饰物那种造型。底部是方形或者圆形的基座,上方是形如凉亭的放灯处,中间用圆柱或方柱连接,像极了少女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这样形状的献灯在春日大社的地界随处可见,排列有序的献灯在大社前的表参道上依次排列。兴许是献灯的人实在太多了,只要有个空隙适合摆放就见缝插针,这也能说明宗教信仰在日本的普及之广吧。

灯在教义中,象征着智慧、光明,也有寄托对亡灵的思念之意。这和我国长明灯的意义是一致的,灯不灭魂不散,君王陵墓中的油灯或者灯造型的装饰品就为了这层含义。还有一种献灯看起来就简洁多了,跟我国传统的灯笼很像,蚕茧似的圆柱体形状,被高高挂起在神社周边。最有意思的,是在东大寺中门门口偶然看见的路灯,走过之后才想起来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回头再仔细确认了下,这路灯还真是献灯。可见,献灯的外在形状约束已经越来越少了,也可以说是形式变化得更加丰富,正所谓心诚则灵嘛。


我虽不是无神论者,也没有明确的宗教信仰,但我相信奈良一定是我的福地。在JR等电车回大阪的时候,无聊地捯饬手机,几乎把每个设置菜单都玩遍了。是想找个WiFi热点,即使付钱也没关系,我就想上个网,失联的感觉实在憋得慌。然后奇迹就是手机网络恢复了,不知道是平安夜的好运,还是奈良的神明,总之我觉得自己又能恢复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不用担心找不到回去的路。在看了下电车回大阪的路线后,我决定去一个叫道明寺的地方。

 


评论
热度(11)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