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二十一)

来岛国已经整整一周了,今天要开始剩下的一半旅程,手机上网卡也要换张新的。可是,言灵这种东西还真是准的不行。因为前一次的日本行,就是上网卡出问题一直依赖别人的手机,这次第一张卡是顺利了,没想到第二张果然又重演悲剧,看来要和外界失联一段时间。所幸的是随身带着做好的攻略,靠着酒店取的地图应该能支撑下去。



广岛市有别于日本的其他城市,街道规划甚是大气、整齐,不同于传说中高大上的银座,马路反而宽得相当现代化。把感想告诉朋友后,她给我讲了一个很悲伤的笑话:

一个美国人来日本旅游,问日本人为什么广岛和长崎的格局和日本别的城市不一样,房屋建造地特别大气,马路特别宽敞。日本人回答说,托您的福。

战争带来的伤害,是唯独用时间都冲刷不了的,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要读史通今吧。虽然爱与和平,love and peace,这种愿望很飘渺很乌托邦,总归体现人性求善的一面。



早晨的天空被云堆积地没有空隙,太阳好像怎么都找不到缝隙,吹过的风谈不上刺骨,但多少添加了萧肃的伤感情怀。这样的氛围下去广岛和平纪念公园(広島平和記念公園)散步,实在太能点题,悲伤的情绪酝酿到最恰到好处。这是一处世界文化遗产,但是它有些特别,被归在了负遗产(在历史上产生恶劣影响,但为了警示后人而纳入世界遗产的事物)的类别中,这是世界欠它的吧。


公园中央有个巨型的马蹄形纪念碑,这是原子弹死难者慰灵碑(原爆死没者慰霊碑)。纪念碑的下方放着一个石盒子,上面刻着这样的碑文“安らかに眠って下さい 過ちは繰返しませぬから”(请安息,过去不会再重演),里面存放着原子弹中遇难者的姓名,截止到2014年8月6日,总共有107册(其中106册292,325人有姓名记录,1册姓名不详)。这个马蹄形的,如同屋檐般的设计,是寓意这些亡灵被笼罩着,从此免受风霜雨露。






公园中的各种雕塑、纪念物都是灾后人民对于和平向往的寄托。公园中的一切都是沉默的灰色系,似乎只有沉重哀悼的具化物才能契合公园建成的意义。因此,这一处地方格外显眼,老远就能望见一片五颜六色。在原爆之子(原爆の子の像)的雕像后方,是数千只用彩纸折成的千纸鹤,它们被摆成了和平鸽、地球、彩虹等图案,也拼成“PEACE”、“和平”这些字样。这是日本各地中小学生用他们的方式来悼念原子弹后,遭受后遗症的同龄人的亡灵。


另一处圆顶型的墓地,用最直观的表现提醒人们记住那段往事。这是原子弹供养塔(原爆供養塔),里面埋葬着的遗骸大多数是身份不明者,其中有一部分身份已经获知。在供养塔的边上贴着一张名录,那些仍在搜寻的名字,过去了近七十年仍未忘却的不仅是大历史,还有细微到每个个体。



散步到平和钟塔(平和の時計塔)时,正好钟声响起,或许这又不应该被称为钟声,这是一段纪念曲。当时很好奇,这既不是正点又不是半点,为什么就突然地在8点15分这样的时间奏响呢。看了解释牌才恍然大悟,1945年8月6日8点15分,美军B29轰炸机在广岛投下人类历史上第一枚原子弹,这个城市的命运从此和苦难联系在了一起。



走过相生桥,与公园一河之隔的对岸,有一幢破旧的楼房依然挺立着,它是原子弹爆炸遗址(原爆ドーム)。在原子弹爆炸前,这是广岛县物产陈列馆,绿色的圆顶建筑让它深受市民喜爱。那一天,原子弹在它东南方约160米,上空约600米处炸裂,建筑物严重损毁,钢筋水泥暴露在外,馆内人员全部遇难。现在的圆顶成为了那场悲剧的纪念,市民们再看到它会是怎样的心情,是悲伤阴霾的痛觉,还是战争带来的反思,或许都有或许还有别的。这就是它还要被保留,被维护,被一代代继续铭记下去的意义,用真相来讲述真实的惨案。





评论(5)
热度(10)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