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十九)

B是字母界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谓的B级美食(B級グルメ)也有这么点儿意味,它是指那些大众化、便宜,但又十分美味的食物。提及B级美食就不得不说到什锦烧(お好み焼き),从字面上理解就是把自己喜好的食材随心所欲地汇总在一起煎烤,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大阪烧和广岛烧。看名字就知道这是按照地域划分的两种风味,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大阪烧是先把面粉和食材混合然后一起煎,而广岛烧是在煎制过程中,一层层把食材浇到面皮上。所以在食用的时候,大阪烧需要仔细琢磨食材,广岛烧就一目了然地多。







在宫岛的表参道商店街上,随处能见到制作贩卖广岛烧的店家,挑家看起来气场挺对盘的进去就是了。要了一份最普通的广岛烧,680円,坐在吧台边看老爹制作倒是挺有乐趣。把面糊薄薄地摊一层到铁板上,接着是大把大把切成丝的卷心菜往上叠,跟我们这边的鸡蛋灌饼制作还挺像。然后翻个面烤蔬菜,看着渐渐矮下去的卷心菜塔,广岛烧的雏形逐渐显出来。另一边是炒面(そば)的制作,翻炒一会儿后把之前的卷心菜加面皮再叠上去。这边放着继续烤,那边磕一个鸡蛋摊薄,和最初的面皮一一对应。接下来就是把之前的成品都加到蛋上,像汉堡那样夹住中间的面和卷心菜。最后的工序是翻面,有蛋的那一面朝上,加上酱汁和青海苔,切块装盘上桌。尝一口新鲜出板的广岛烧,卷心菜脆,面条有嚼劲,虽然是煎烤工艺出来的食物但也算爽口。一个约莫6寸大的圆饼吃下去也没觉得太撑,只是到后面有点觉得过咸,或许是酱汁的缘故吧。






宫岛上不仅有星罗棋布的神社,也有寺院的共存。规模较小的有德寿寺、真光寺、存光寺等,不巧的是部分寺庙在我去的时候都没有开门,不知道是不是有午休规定。好不容易在走了一段山路后到达光明院,庭院部分倒是能自由参观。寺院规模也不大,许是正午时分游客都在热闹的商店街,只我一人看看花草树木,时不时飘落几片雪花,倒也是惬意。





相反,大圣院倒是很气派。从严岛神社后面的瀑布小道一直向着弥山的方向行走,道路尽头就是大圣院。过了仁王门,沿着上山步道行走,发现中间有金色的大般若经筒把两侧石阶隔开。这些经筒总共有六百卷,一边走一边用手转过经筒,有种说法,每转过一圈就诵经一遍,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虔诚吧。



除了在殿堂中供奉的佛像,室外的石阶旁,大树底下,有放置着不少是菩萨。天寒地冻地待在外头,实在于心不忍,所以信徒们特别用心地给他们披上了冬装,带上毛线帽子。有了色彩点缀后的石刻瞬时变得可爱有趣,仿佛神明也过着凡间生活,知晓寒暑冷暖一般。




大圣院旁边的山径小道是通往弥山山顶的登山道,道口正在施工,因此从这条道上山的人几乎没有。从这条路上山,要耗时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登顶,自信的我想凭自己脚力应该能两个小时打个来回,赶上傍晚去看大鸟居,便上路了。一路上有神社有瀑布唯独没有人,倒也清静,本来就不是那么好走的山路免得有人抢道。随着海拔升高,雪反而停了,越往上太阳越好。约莫半小时后,走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两腿都打颤了,才觉得内心有点毛起来了,没水没干粮地有些吃不消了呢。再看看前面的山路依旧没个尽头,左右环顾也不见有同行者,最终败给了怯懦无果返回。也许再坚持一下就到顶了,就能在制高点一览众山小,但是也可能就没有接下来的行程。没去做的都是未知数,做了又老是后悔,总是矛盾来矛盾去的还真像个天秤座。


评论
热度(22)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