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十六)



第一次坐新干线,从品川出发去新大阪。其实感觉和在国内坐高铁差不多,只是位子要宽敞些,座椅看起来更干净整洁。还有一个特别之处是,设有专门的吸烟车厢,免得烟友憋太久伤身。虽然车站检票进入时,不会要求出示指定席票,但是在列车的行驶过程中,乘务员会挨个坚持指定席,这时候JR PASS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因为指定席不用额外加钱。事实上,自由席也是有很多空座,早点去排队也能占据不错的位子。

原先以为小小的一个本岛从这一头到另一头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没想到这东京到大阪就得耗上近三小时。也是因为没JR PASS没办法使用速度最快的希望号(きぼう),那就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光号(ひかり),可以理解成坐不了高铁坐动车。

到了午饭时间,上车的乘客都携带着便当。这些虽然是车站购买的便当,却不失精致,忍不住回想起在天朝火车上购买的45元套餐,坚决不会买第二次。看邻座的乘客吃的开心,我也就咽咽口水,默念到了大阪一定要吃顿好的。

新大阪有那么点开发区的味道,高楼大厦林立,却不太有人居住的气息,是城市迅猛发展后心开辟出来的区域,到大阪的新干线在这里汇总,要进到市中心得继续换乘JR或者地铁。但是像我这样拖着不少行李,接下来还要再使用新干线的游客,选择居住再新大阪附近也是便捷的。

毕竟已经过了下午两点,不少餐厅正陆续结束午间营业,可选择的觅食处不多,想到来日本快一星期了还没尝试咖喱就决定来一发。日本明明不是发明咖喱的国家,却是极度酷爱咖喱,咖喱块的发明更是让咖喱在千家万户都能方便烹饪。以前看过一档节目,通过连接人的大脑测试食用咖喱前后的大脑活跃程度,发现在食用咖喱后人会变得积极调动思维,就是所谓的变聪明。大概就是那以后,我开始大考小考前都要吃上咖喱安安心。


要了一份牛肉咖喱饭,外加生鸡蛋。自从看了《怪物小王子》(怪物くん)后,就特别想学着剧中人那样在咖喱饭中加生鸡蛋吃。虽然头回看到这种吃法有些不能接受,但是禁不住他们一边吃一边做出“世间竟有如此美味”的表情,这次又机会就尝试下。现实有那么点跟理想的差别,我觉得要是厨师事先把鸡蛋浇在咖喱上,是不会知道有鸡蛋的事实。从色来讲,咖喱的深色系完全能掩盖住鸡蛋本色;从香来说,咖喱本就重口味,这边的鸡蛋又没有腥味,所以也隐身了。待到亲口尝试后,更是不会留意到鸡蛋存在,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自我催眠,这是加了生鸡蛋的,这个味道不一般哦,才会有那么一丢丢得感觉到特殊的粘稠感。就我个人来说,没有那么夸张的好吃,也可能是期望太高。




从JR大阪城公园出来,沿途看到卖唱的少年少女,颇具日本特色的着装,乍听之下有些鬼哭狼嚎,说起话来倒是挺逗的,怪蜀黍不能吓哭小朋友呢。还有棒球少年在公园里练习,至今都顽固地认为抛接球其实是用来谈心聊天的媒介,真的会有锻炼到么?当我出神地看着野球少年们奔跑,边上的小妹过来询问是否能帮她拍照,当然乐意啦。聊了一会儿后,她问我从哪儿来的,我说中国,她说她台湾人。瞬间沟通变顺畅了,她讲在那边有坐了好久都没见人过来,找不到人拍照很麻烦,原来她也是一人出来玩儿的呢。这么说起来,我也想到个问题,通常是凭借什么因素来选择路边的陌生人要求拍照?还是找面善的,且同性同年龄层次的居多吧。那我一定看起来特别邻家小妹,要不怎么老有人找我拍照呢。

 


评论(2)
热度(15)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