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十二)


是先有周边的家庭小屋、商业街,还是先铺设的轨道,是电车在小区中穿梭,还是一户建来配备电车不孤单。江之电就像上了发条的咬合齿轮,顺着滴答的钟表,忠于职责一般一丝不苟地奔驰在这条历史悠久的线路上。道口放下的栅栏,要行人车辆等一等,且当是来看看海水看看天空,也不知道眼中是哪片蓝。在去传说中著名的道口前,请容许我缓一缓,正所谓压轴都要有广告配合才更值得期待。




驶向七里滨站(七里ヶ浜駅)的一路上沿海,每一秒都想下车去靠近海。到站后往回走,拐个弯,向着那片沁人心脾的蓝走上一分钟就能到达结结实实的海,不是在山上远眺,不是透过玻璃窗的不真实。这个港湾叫相模湾(さがみわん),在这儿能眺望到日本的第一大高峰,也是最能代表日本的名片——富士山。看到的那一瞬间几乎怀疑自己的双眼,从未想到此行不去岛国中部也有幸与它相会。之余感叹下自己的好运气,得此好天气得此和煦阳光,即使远在千里之外的照面也心满意足,并且随着江之电的行驶,我将哪怕是一步地向它挪近。许是阳光太暖心情太好,连吹来的风都察觉不出有凉意,羡慕在这儿遛狗的妇女,嬉闹的年轻人,大海的孩子们总能与海作伴,是不是也更容易获得广阔胸襟。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跟我一样担心,到了镰仓高校前站(鎌倉高校前駅かまくらこうこうまええき)找不到那个经典的道口,因为这一路下来看到太多相似的道口,都以海为背景,都有闪烁的信号灯。即使电车呼啸而过,也没法儿忽视众多寻觅到此处,举着各种相机、手机在按下快门的游人。下车后,离你最近的那个道口,便是《灌篮高手》OP中樱木花道向赤木晴子挥手的地方,那里阳光照耀得海水波光粼粼,照亮年轻气盛的内心骚动。真正难捕捉的是,有电车在相框里,相信这些守株待兔的朋友们一定在这里等过了许多趟列车,才能抓怕到那一瞬间。为了圆自己童年时候的梦,这么拼也是值得的。我们这一代人,到了这儿,看着眼前所见除了熟悉感,便是脑海走回荡起那首歌——《好想大声说我喜欢你》(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

每天晚上放学后,端一碗饭在电视机前,等待歌声响起,只有看过了动画片才肯安心地坐到书桌前写作业。那时候不会日语,或许连每首歌的歌词在讲什么都说不清,但是居然能用最正宗的日语来哼,很奇怪吧。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和动画片相关的任何一首歌响起,都只有一个感觉,燃!少年系漫画的激情。我始终最爱《直到世界的尽头》(世界が终るまでは…),爱每一个场上场下的天才为了全队荣耀付出的一切;爱歌曲结尾处摊到在地上,疲惫不堪的湘北球员;爱那组名场面——陵南、翔阳、海南和湘北的种子选手依次扫过。

是樱木军团、铁男告诉我们友情有多珍贵;是那个肥肥得人畜无害的教练说,“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比赛,如果放弃就等于比赛提前结束了”,让我们学会了坚持;是樱木花道的自信,赤木晴子的鼓舞,挖掘出了秘密武器最可怕的潜能,让我们自信每个人特有的才能。它还是一部二次元作品那么简单么?

这么多年来,唯一觉得国语配音比日语配音更顺耳的动画片,能达成一致意见地也只有它了。在那个周边还没有那么盛行的年代,有多少人在上课的走神中画过剧中人;在那个青春年少的时候,有多少人拾起把篮球当作最爱的运动,学着说一句,称霸篮下的人就能称霸全场;在那个网络不那么发达的时期,每个寒假、暑假都在等着直播,直到牢记每个情节每句台词。经典反而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记忆更加鲜明,现在的小朋友有多少人知道,“教练,我想打篮球”是出自那个放浪不羁的不良少年。不记得是谁说的,这部作品是他见过人物画得最有特征的,永远不会在人物中产生混淆,每个人都是那么鲜明独特,又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原作井上雄彦解释说,为什么湘北最后没有夺冠,因为青春都是不完美的。幸好,那个纯纯的年代没有主角光环。

站在这儿,思绪泛滥得根本无法克制,所有关于动画片关于童年的回忆都像海水般涌上来,直到淹没为止。从小学开始看《灌篮高手》,到成长到和他们一样最灿烂的年龄,继而将十七八岁的少年视为小朋友,这些人中的大部分现在都到了能当剧中人阿姨叔叔的年纪,可是当2013年推出高清重置版时,依然有万人空巷地热烈效果。


沿着上坡一路走,还有一处值得到访的地方——神奈川县立镰仓高等学校。据说这是原作中,陵南高校的原型。因为《灌篮高手》的粉丝群体实在太过庞大,每天来围观的人太多,现在这所学校为了维护学生的利益和正常教学工作,已经不对外开放。可是路过看到那块招牌,也足够幸福了。


评论
热度(12)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