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十)

一部动画片一部日剧,让镰仓成为无数游客的朝圣之地,让江之电(江ノ電)成为所有去镰仓游玩的人必坐的线路,让这个城市变得生趣盎然。这一部动画片便是伴着所有80后成长,积累初期篮球知识的《灌篮高手》(SLAM DUNK)。另一部日剧是《倒数第二次恋爱》(最後から二番目の恋),剧中人长仓和平(中井贵一)就是从事推动镰仓旅游的业者,结果这部剧还真的成为了优秀的镰仓旅游宣传片。

从东京到镰仓坐JR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早晨7点半的电车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拥挤,因为我是出城的方向吧。但即使在东京、品川那样连接枢纽的大站,也都是井然有序的一潮人下一潮人上。密集的公共交通网络,马不停歇的班次,专人的指挥,在我看来这高峰期还不如北京高峰来得可怕。仔细观察,日本人有一点习惯我很欣赏,因为电车的左右门会轮番开启关闭,所以有时站在门边的人并不是即将到站的,当然也有大部分人是挤不进去被迫靠门,可是当一站到达时,他们都会自觉地下车,让到站乘客有空间挪动下去,乍看之下的浪费时间其实节约了一整车人的时间。


在迷迷糊糊睡睡醒醒中,摇到了镰仓。一下车就能闻到小城市的气息,没有大都市一般的紧张节奏,虽说都过了8点半,但大部分商家还大门紧闭,路上也不见得有赶时间的上班族奔波,大家的步子都迈得那么悠然。顺着去鹤冈八幡宫(つるがおか はちまんぐう)前进,想在路边吃个早饭,无奈都还未营业,只能饥渴得看着成列柜里的模型想象下食物的滋味。有点像《山田太郎物语》(山田太郎ものがたり)中山田就着海报中的牛肉吃白米饭呢,不过人家好歹还是有食物进胃。看着这些逼真到比美食更诱人的模型,只能干咽下口水,后悔没在便利店买个包子打底。




过了八幡宫的第一个鸟居后,右手边有一处幼儿园,相比较神社的清静,这儿是欢快地朝气磅礴。意识到自己赤裸裸地围观小朋友有些“变态”,就假装走错路拐出去,向着正殿出发。没想到有一波少年在我之前已经到达,是学校组织前来参拜的吧,还有老师带领。后来发现整个镰仓之行都能碰到成批的学生,初中高中年龄层的,难道是来秋游?来得早,神社的神职人员还在打扫卫生,地上都是湿漉漉得刚浇完水,用湿了的鞋底板去踩平整的沙地留下深色的足迹,好像刻意地证明自己来过的痕迹,实在有些作。






从八幡宫出来,小町通り的商店开始陆续营业,终于能安慰下我的辘辘饥肠。日本的和果子(わがし)做得很是精致,可以是花,是树叶,是动物,是水果,是可爱到不忍心开口破坏那个形状。包装更是精美到要买椟还珠,我时常在想自己吃的不必弄得这么复杂,包装纸也怪浪费,你说是要很龟毛的沿着黏合线拆还是豪迈地扣个洞随便扯?所以有简装的一定买简装,能买一个尝味道的绝不多买,其实说白了这些果子大部分都是面粉加豆沙。在鎌倉源吉兆庵买了铜锣烧(おやき,这个不知道怎么翻译,但是看起来最像铜锣烧了,姑且就叫这名字),试探性地问店员能不能坐在角落的板凳上吃。得到认可后,还特意倒了杯热茶给我,让我慢慢吃。就算这是商家应有的礼遇,还是挺感动。

再次回到鎌仓站,人流明显随着时间推移多起来,按照指示牌找到江之电——一条从明治35年(公元1902年)9月1日开始运营的电车线路,这百余年来架通着镰仓到藤泽的轨道。一日券600円,当天可以不限次数地在这条线路上跳上跳下,如果时间充裕真的可以每站都游玩下,总是能有好的发现。




有些电车绘画成可爱的卡通图案,可以是沿途的主要景点,也可以是和台湾的“friendship”,也有经典的简介风——黄绿相间那款,周边就以主打这一款。渐渐发现,日本的电车型号也是很有讲究,甚至都有图鉴这样的产物,在查询线路的网站上也会注明运行班次的型号,这就和查航班时的注解一样。记得《小暮照相馆》(小暮写眞館)这部剧中,就有专门的铁道研究社团,社员会对各种列车狂热追拍。当时始终不理解,这种热情是如何燃起来的,当自己和几乎所有游客对着进站列车拍照是,我明白那种感受了。特别提醒,站台提示板和广播都会关照大家,请勿使用闪光灯,会影响司机操作。


评论
热度(6)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