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七)

等去到烤串店,那可是四肢都活动开了,可以肆无忌惮得聊天,可以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这会儿聊起来才知道,LJ居然在刚才的寿司店不知不觉观察了这么多,我说你这是柯南附体了吧。

他说他一直在打量刚才坐我边上的男士,“这人至少中产阶级以上,怎么也是个富裕的人。首先他皮肤黝黑,一般皮肤黑就意味着有很多时间可以参加户外运动,游泳啊、冲浪啊、跑步什么的。”

“那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搬砖的呢?”我看国内皮肤黝黑的都是蓝领。

“那不是这样的,你要看人家是在什么样的餐厅消费。还要看别人的身材,看得出是有在锻炼的。你说一般的工薪族都被工作压迫地不自由了,哪还会有时间运动呢。”恩,好像有这么点道理。“再看我边上那对客人啊,今天是工作日,没有穿正装穿的是毛衣,这说明人家工作自由,或者已经到可以自由选择穿着的阶层。”LJ继续说得头头是道。

“你就这么一直看着别人真的好么?”忍不住想吐槽下这应该算是没礼貌的行为吧。

没想到他回答说,“人家也一直盯着我看好么。他打量我觉得我既然能去这样档次的地方吃饭,应该也是有点钱的,断不会想到我只是个刷碗的。他看我这种打扮,扎个辫子的,一定猜想我是搞艺术的,怎么也得是个时尚圈的。”当时真的好想喷,你真是太有自信了吧。不过是要承认,这穿着打扮放在国内混个艺术家是绝对没问题的,在日本嘛,勉强也算行吧。



吃烤串的时候,我不禁想到微博上的一个广告,一只公鸡背着根大葱穿越重重险阻,到达烤串店,然后献身成为吃货的盘中餐。鸡肉配大葱,我原本以为只有鸡肉好吃,大葱不过配菜应该会被我无情的扔掉。真是万万没想到,大葱的美味能跟鸡肉打个平手,如果从预料值来说简直超过太多。这大葱完全没有呛人的冲击力口感,倒是甜得像在吃煮了很久的大白菜,但又不像大白菜那样酥软,反而是有劲道的脆爽。原来电视节目里吃着大葱喊好甜的人,不是演技浮夸而是演技拔群,推荐不吃大葱的人一定不要错过岛国的大葱。



接下来上来的炸鸡,几乎奠定了我之后高频率吃炸鸡的节奏,有些理解为什么岛国人民对炸鸡如此厚爱。顺便提一下,岛国有个猎奇的协会——日本炸鸡协会。这个协会每年会评选出最佳炸鸡嘉宾(ベストカラアゲニスト),按照声优、演员、模特、偶像等各种类别,决出没个类型中的佼佼者。是不是还挺有趣的,也反应炸鸡在饮食生活中的不可或缺吧。

但是LJ不觉得这家店的炸鸡做得好,起码这厨子的技术是不过关的。他指着其中一块被切开的鸡块问“知道为什么要切开么?”

“不知道,你说。”我已经对这人刮目相看了,绝对不是四年前搓麻将这么简单的角色,也就懒得去猜什么为什么的。

“那是因为做的人没自信,他不知道这鸡块到底有没熟。他捡最大的一块切开验证下,就知道这一锅的情况了。”于是,顺带给我科普了下炸鸡的制作过程。

“那你就没有失败过?”我也比较好奇,就不信你丫的一直那么正确。

“有啊,被客人投诉过一次,之后掌握熟练了嘛就没有了。”接着,又继续谈了下打工至今的经验之说。“在我们店里,店长资历比我低,要说技术我是最好的。再来就是人家摆盘造型没我好,我学过美术的,人家比不来的。” 一脸ドヤ顔,得意得不得了。さすが!不愧是打工界的狂人,懂太多了。

虽然内心是有些不服气的,想说你这多半是自恋的吧。不过听他讲得那么有道理,还是很服气的,出来留学这些年的各方面成长进步,大概背后也就只有自己知道的酸甜苦辣。这些,其实做过时差党的人都懂。

当话唠遇上另一个话唠时,就完全是不顾及时间流走的没玩没了。不知不觉中,续摊都已经进行到盘子干净,看着时间也过十点了,算是四年后的小聚接近尾声。LJ还得去打夜班工,我次日还要继续暴走的一天,就暂时把话匣子合上,来年有机会再聊。多谢款待,下次若是天朝再聚,我定会做东。

 


评论
热度(3)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