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六)

想从三鹰回来后直接去巨蛋排队买周边,结果被LJ吐槽,晚上就是应该吃吃饭喝喝咖啡聊聊天的。想想也是,中午一个人吃饭是有点寂寞,难得这十四天有人一起吃个饭也不错。再说这是LJ仅有的一天晚上不用打工,那就出来吃个饭叙叙旧,只是没想到一吃吃了人家一礼拜工钱。我本来要求很低的吃个鳗鱼饭即可,结果在银座混了一顿寿司,都能听到钱包在哭泣的声音。但是四年没见面了,就姑且把这期间的聚餐费都算在这一顿,这样一想就还挺值的(敢请买单的不是自己)。

走进餐厅就很“不情愿”地被邀请到吧台边上的座位,要是坐在角落的桌子(テーブル席)那还能自由点,起码不用时不时地跟大将对上眼,然后尴尬的除了笑不知道如何回应。当然,也不用跟边上的陌生人挨那么近,动作幅度稍微大点就打扰到他人。当晚在吧台的几波客人,都是中年层以上,LJ说像我们这种年纪的人一般不会来这种地方吃饭,来这儿吃饭大多是应酬为主,或者是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家庭。我说还有像我这样的游客,来体验生活。

点餐的时候,LJ没有就这菜单上的来点,而是选择了看板上的菜品,他说像这样的寿司店,总会把当日最新鲜的食材和当季最值得尝试的品种写在看板上,这样点餐才能吃到店家的招牌特色。另外,也可以直接就这成列柜中的食材来要求,你所看到的新鲜就是能吃到的优质。听他这么一说觉得好有理,难怪所谓的隐藏菜单都只有吃客才能知道。还有就是很多传言日本人是不用三文鱼做寿司的,果然在成列的海鲜中没有发现它们的身影,也从LJ的口中证实了这一点。

然后就是坐的位置也很讲究,一般都是面前的厨师来为跟前的客人制作寿司,那必然是坐在经验丰富、手法娴熟的大厨附近才能吃到当店最好的料理。所幸的是,我们当晚就坐在目测最年长的大将前方,先不论年纪是否决定了技艺,至少熟练工的水平不会比初来乍到者差吧。

等到寿司被端上来,准备开吃时,拿起筷子又被LJ诟病了。他告诉我把一次性筷子来回搓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幸好没被周围的人看到就停止举动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地要用手去把毛刺撕下来,总觉得既然看到了不处理掉浑身不舒服。




接着就是吃寿司了,这个我自认为很老道的过程还是能处理不错的,蘸一些酱油后就“一口闷”,不要把寿司咬开来吃,这又是没礼貌的行径。只有在吃其中一种寿司,上面是白色形如奶油的寿司时,正要蘸酱油被大将阻止了。他做了个停止的动作,跟我说そのまま,就这么吃不要加任何佐料。这就是职人的自信吧,他对自己所擅长专职的领域有绝对的发言权,可以告诉客人他所知道的最好的品尝方法。每个寿司topping的海鲜很新鲜,酱油的咸度恰好补充了米饭的淡,又提升了海鲜的鲜味儿,唯一让我忍受不来的只有芥末。比国内的芥末要辣,量也要多,在天朝吃刺身就从来不加芥末,有时候吃寿司还会把夹在中间的芥末挑出来,可是在这里就不能这样做了,只能眼泪鼻涕的嚼下去。偏偏还有人在一旁看热闹,来句你可千万别吐出来。都已经在食道里的食物被这么一激,反而有些要喷的冲动。

坐在吧台边吃,看着大将一个个捏一个个上,的确很享受,那可是跟回转寿司完全不一样的基调。这一顿饭吃下来让我学习到很多东西的,如果不是这么高档次的来一回,是不会真切感知这个国度对于礼节规矩是有多么讲究。只是吃到最后,LJ跟我都憋不住了,实在太拘谨,走走走,换家烤串重新吃过。

 


评论
热度(8)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