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四)



浅草寺是我此番岛国之行去的第一个寺庙,也在这里抽取了第一签(おみくじ)。日本的各大寺庙神社都设立了许多抽签的地方,有些甚至是日文、中文、英文三个版本对照的,每次100円到200円不等。这些抽签处大多是无人看管的,只要自觉地投入硬币,使劲摇动签筒,待到签自己掉出来,记住号码找到相应数字的签纸即可。这是一种相对古老的求签方式,也很耗时,因为签筒很重摇起来挺费劲,再者就是真的会摇半天,待到心中愿望默念了无数遍后签还迟迟未出。另一种就简单多了,如同摸彩球一样,在盛放签纸的盒子中抽取一张就好。我个人是比较偏好第一种原始仿佛的,总觉得这更像是神的旨意,把人为因素尽量减少,当然这摇取过程虽然会增长身后的队伍,而摇筒本身的趣味性还是很强的。

也不要怕抽出来的签会看不懂,哪怕全是日文的签,捡认识的汉字读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再说了是吉是凶总归大字一个写在最上方,一眼就能瞅见。若是抽中了不是那么好的签,可以学着日本人那样绑在寺庙外面的线上,算是化解凶兆,反之吉签可以带回去收藏。






浅草寺最著名的就是硕大的“雷门”字样灯笼,和本堂供奉的观音像。在本堂前,点上一把清香,意外地发现这儿的点香处用的不是明火,而是如同取暖器一般,好像这火是被加热后才燃起似的。在本堂和雷门之间是如同商业街一样的各种摊位集聚,除了出售挂件装饰品的就是食物,绝对是路过每个摊位都有消费的冲动。似乎我当天就是和馒头,或者说是包子,过不去,在路过了无数个人形烧后还是选择あげまんじゅう,炸馒头,豆沙馅儿。说实话跟国内的豆沙包没差,无非就是放油锅里炸了下,但在当时的情形下总觉得不吃会很吃亏。老板娘跟我们说可以在她家门口吃完,也可以边走边吃,但不能在别的商家门口吃,是不是有些奇怪的规矩。



路过还看到有店家闭门打扫卫生,连门面前的空地都用清水擦洗,日本人的洁癖有点耐人寻味。后来才发现这不过是他们的例行,也就见怪不怪了。在日本散步的这几天中,每个城市随处都能看到日本人清扫的场景,店铺开门的第一件事就要给顾客一个整洁明朗的感官体验。每个从日本回来的游客都要情不自禁的夸赞干净,电车轨道、汽车轮毂、每户人家的窗户都是一尘不染,垃圾分类、收取也是细微到极点,比较处女座的苛求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知道是在哪里看到过,说日本人对于环境卫生的苛刻最早是源于要杜绝细菌传播,把传染病发生的概率降到最低,再联想到几乎人人带口罩的场景,有时候不是为了防止被人传染而是为了不把自己的病菌传播给别人,典型的日本人思维,千万别给他人添麻烦。这么看来,他们的除菌意识,防患于未然的措施真的实施到位,历年来也不见有重大的传染事件在日本发生过。记得以前在美国遇到的一个老爷子,他儿子取了日本媳妇儿,一家人都去日本定居了,他偶尔也会去日本住一段时间。问起他对日本的印象,只说了两个个单词一个意思——きれいclean,干净。现在,我跟他有一模一样的评价。




跑去秋叶原兜一圈才发现,宅男的世界我果然是懂不来的,只有在走出JR站的时候看到银魂大海报还有些共鸣。至于那些大楼上的巨幅AKB系列,二次元青春美少女广告牌,抑或是琳琅满目各个品种的扭蛋,全都只是给了巨大的视觉冲击。结果秋叶原一行只有吃饭是值得的,第一次使用了自动贩卖餐券的机器,还挺新鲜,照着前面的人操作,依样画葫芦地点了一份かつ丼猪扒饭,意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甜甜的洋葱太好吃。




神道教是日本原始的宗教,神社、神宫是其活动场所,鸟居是典型的神道建筑代表,耸立着形似汉字“开”的建筑物便是鸟居,这在神社处处可见,这在整个日本都有踪迹,明治神宫的大鸟居号称日本最大的鸟居。明治神宫和其周围的绿化设施,在东京都的中心显得分外特立独行,无论周围的钢筋水泥高楼大厦遮蔽多少阳光,街道如何嘈杂,这里只是一块静谧的独留之地,留给神明,留给人类和神灵对话。从代代木下了电车一路闲走,穿过明治神宫,走过室外桃源般的净土,是聚集着时下最流行事物的原宿。


即使对宗教不敢兴趣,来这片绿色的草木之地,汲取天地之精华也算是件幸事。神宫不仅接受来自世界各地人士的参拜,也承办婚礼、成人礼、毕业典礼等各种仪式。正殿是禁止进入、禁止拍照的,可以在门栏外窥见下里面的陈设,偶尔可以瞥见穿着古式神道教衣服的教徒匆匆走过。在这儿祈愿的人络绎不绝,绘马密密麻麻的挂满了木架,可想而知到了元旦之时,来这里初诣(はつもうで)的人定会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争相在新年到来的第一刻道出自己最真挚的期望,祈福来年平安顺利。


评论
热度(13)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