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我的咖啡之旅(十四)

从上海回杭州的那天,天空飘起雨来,说好的下雨天留客天留人不留,我大概应该这么加标点,“下雨天,留客,天留,人不留!”每次从外面回家都要遇上雨天,大概是一座城对我的挽留,可惜终究是一介过客,飘来又飘去。

多亏连日来的雨水冲刷,向帝都无限靠近的杭州终于可以见到蓝天了。这次要本土作战,会新一轮的咖啡客——WQC和LQR。我们算了下自从我回国以来,有420多天没有和WQC见面过了。这姑娘也算牛逼,说要留美工作,就投了100多份简历找工作,那真是下了必死的决心要找一份活儿,谁让人家的外籍男友C在美国呢。说起这个男友C,要插一段趣事。刚去美国参加新生Orientation的时候,好多中国学生围着C侃侃而谈,大家都对这些同学心生羡慕,英语也太好了吧,一上来就能滔滔不绝地跟老外说上一两个小时。殊不知,走进一听,是人家老外中文太好了,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不说WQC运气有多好,我只觉得付出跟回报是成正比,在没找到工作前她也是很惆怅的,每次聚餐外出总会因为说起这个话题整个气氛就down到了极点。现在终于一切都步入稳定期了,工作顺心又抽到了工作签,也搬家到单位附近一个人住,不用忍受极品室友的极品事件。我们这群小伙伴可是一直都很支持她在美国安家立业,只盼着她早早结婚生子拿绿卡,也给我们以后再过去玩提供个落脚点。

至于LQR那就更了不得了,虽然她老说自己是90后被我们各种欺负,其实这人不欺负我们就好了,她在我们面前完全是智商碾压大伙儿。虽说是我们这一届年龄最小的,但却号称“会计一姐”,至今都记得第一个学期的中级会计期中考试,丫就恶补了一礼拜得了全班最高分,不说老外不擅长考试,压死国人也是轻而易举的。之后考注会就更别提了,是最早通过所有考试的那一批佼佼者。所以我们有时会开玩笑说,她男朋友ZH追到她真是积了八辈子的德,求得这么好一姑娘,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我们三人熟起来的契机就是她的一顿饭。要知道,在异国他乡生活,那一顿饭可是如同雪中送炭一般的厚礼。当时,我和WQC也是脸皮厚,到了美国才几周就到她家去蹭饭。至今我都记得,她一遍请教她妈,一遍制作的麻辣香锅,不夸张地说那是我第一次吃麻辣香锅,所以之后我对麻辣香锅好坏的评价标准都是她那一手厨艺。




我们约在杭州酒家聚餐,地址是我挑的,原因是一个是近两年没回国的“美国人”,一个是来杭州工作的新杭州人,总得挑个颇具杭州特色的地方吧。一桌子的杭帮菜,叫花鸡、清汤鱼圆、太守豆腐、闷烧南瓜、豉油金针菇、铁板牛蛙。是不是看起来菜量很大,怕吃不完,这是多虑了,别看WQC人瘦的跟竹竿没两样,胃口却是大的跟熊男没两样。以前在美国出去开荤吃饭的时候,她和我就常常是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吃八叉”,别看她吃得慢条斯理,战线可是拉得老长。

都说女人是爱八卦的,三个人一台戏,我们简直把中国的美国的所有同学,知道近况的同学,都拿出来沟通了一番,一下子信息量真的有点大。而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儿却没什么好谈,也是,大家平时联络的也算平凡。WQC真是一点都没变,都说天蝎座很记仇真不错。当年某同学不小心在微博上拉黑她,可是被念叨了足足两年,现在也要时不时拿出来说。这次又说到,我和LQR从来没带她去滑雪过,天知道我们可是三番四次得邀请她,自己看不上滑雪对我们爱理不理。又是一个滑雪季到了,能去滑雪的却只有WQC了。我和LQR回忆起来,曾经有一回我们俩独自租了个车去滑雪,半路还没油了,当时真够胆大的,没开过车就开长途还一路积雪地去深山老林。

现在杭州要一块车牌都不容易了,上路开车也是各种不习惯。WQC豪言说她母上花了15还不知道18万拍了一个车牌,我们直呼她妈是个壕。没想到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她特意微信来说,回家跟母上确认后是1万8。我就知道我的朋友没有那么壕,富二代官二代红二代那都是朋友的朋友。

评论(2)
热度(5)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