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我的咖啡之旅(七)

“也就像我们这种无业游民才会在工作日下午,逛南京路,去新天地吃下午茶。”和HSW相处的过程中,她好几次说起这句话。我忍不住想吐槽,真的无业游民根本没钱去新天地消费的。





说来也是有趣,两个从美国回来的奔三青年居然能在南京路的M&M'sWorld玩得想个孩子一样。看到五颜六色的糖果就忍不住买买买,看到颜艺超高的豆豆人跳舞就忍不住拍拍拍,又很务实地坚决不买价格虚高的行李牌和人偶玩具。洋品牌进入大中华地区后都会入乡随俗地讨好消费者,比如打扮成兵马桶的大豆子,愣是把自己抹成黑白的熊猫人,制成挂轴样式的颜色代表性格。


晚上的教会活动要7点才开始,我们只能想个没头苍蝇随便压马路,大上海最多的就是商场,却囊中羞涩提不起逛的兴趣。奇怪地是会去新天地的西餐厅花几百大洋喝个下午茶,不过朋友相聚有的是说不尽的话叙不完的旧,同样是找个地儿闲聊环境当然是好点的更佳,再说新天地也算魔都的必到之处。不过当被告知点的套餐只有一杯饮料时,我们很实惠地要求上两杯开水。工作日的下午,咖啡店、西餐厅、甜品店这些更多的是会见客户洽谈生意的场所,要么是些一杯咖啡一下午的小资青年,或是敲着键盘的自由职业人。

掐着点到沐恩堂,惊讶地发现偌大的会堂已经座无虚席,本以为周中的活动不会有这么多人参与,我也低估了现下国人中基督教徒的占有量。后来HSW告诉我,那是因为有受洗仪式的缘故,很多家人朋友会过来参与见证。并且,一年只有两次受洗仪式,随着有入教意愿的人数增多,每次都有一百多人加入到信徒的行列中。那看来我还是幸运的,一年两次机会都能被我误打误撞遇上一次。身处赞美诗的合唱中,又听道牧师、长老的讲解,我还是会忍不住神游,或者掏出手机来习惯性地滑屏解锁也不干正事。不知为何就是没办法长时间集中到神圣的聚会中,有一部分原因是专有词汇的生涩,当然我自身悟性和对信仰的态度也是其中的因素。

以前在美国也参加过同学的洗礼,那时候他们穿在白色的袍子,实实在在地浸到大水缸里,那可是名副其实地接受“洗”。而到了这边,所谓的洗简化成了在头上洒水。我好奇HSW是不是也会和我一样,对这样的仪式会颇有微词,把原本应该很神圣的仪式搞得不伦不类。没想到这也是她的看法,她说只有在条件极其恶劣,比如战争、极端贫瘠的条件下才会有这种方式替代常规洗礼。而现在的简化可能是处于天冷的考虑,因此她选择在明年夏天接受洗礼也是希望能有个相对正式规范的仪式。

结束教会活动,也到了该结束与第二位咖啡客相聚的时候。一直到把我送上地铁,才依依不舍地告别,明明还有再见的机会偏要搞得那么煽情。她说她周六会去参加一个银行的笔试,她说她都觉得自己以为可能会成为神职工作者,她说如果重来她在波士顿要好好找工作,可是哪来的whatif。既然已经承认天上的父,决定遵循他的意志来生活,那就把看到第二天升起的太阳作为幸福的标杆。全力以赴地活过便好,希望你的未来一切都好,但愿明年有幸来参加你的洗礼,听到你的好消息。



评论(6)
热度(3)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