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我的咖啡之旅(四)

不作死就不会死,晚上不喝咖啡就不会亢奋一夜,写文到凌晨三点非但不疲倦反而越来劲儿了。强迫自己躺平了却是辗转反侧一点儿困意都上不来,好不容易有那么点浅眠了又被空调启动声唤醒。恍惚间被手机震醒一看才6点多,反正也是睡不着索性抱着手机看点东西起床算了。



8点半收拾妥当了问问上海的朋友西藏北路周围有哪些好玩的,过好久回了我一个不知道。也算意料之中,自己也查了百度地图大众点评愣是没发现有啥可去的地方。拐角随便找了个早餐店吃碗小馄饨,醒了一夜可是消耗很多能量的,等馄饨期间的饥肠辘辘感更是达到了峰值。坐下后才发现原来这家店叫永顺兴汤包馆,汤包店里吃馄饨也是可以的嘛,事实上味道也还不错,关键是便宜,5块钱吃到这样水准的小馄饨是能满足的了。




出来后一路沿着平型关路走,也没明确的目的地就走着瞧呗。即使国际大都市,繁华背后的街巷里弄市民居住区,更确切的说是老小区,还是保留了最传统的中国特色。小杂货店在便利店盛行的当下艰难地寻求生存空间,小区门口的菜市场肉类、海鲜、蔬菜样样齐全,这会儿真是繁忙时段。人行道上也能悬挂晾衣架,终日不见阳光的一楼居民只能用这种方式晒衣服。当然这儿也有现代化的广场,前卫的雕塑,城市的新旧、过去和现在就在这方不大的地区交融呈现。




遇到闸北公园是意外的收获,免费入园更是我喜欢的事。只是这个时间漫步公园的我,和大多数的老爷爷老奶奶或是襁褓中的婴孩,有很大的间隔,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可是为什么我在别的国家,无论何时都能看到在公园甚至就大马路上跑步运动的年轻人呢?工作太忙,空气太差,社会治安不好,当然理由说起来是一套一套的。之后还和我第二个咖啡客聊起来,好奇现在的男人对女人要求那么高,外貌、身材、家室、工作经济能力样样都要好,男人自己呢却大部分不是土肥圆或瘦得如竹竿就是穷矮挫,要不然就不是异性恋。





别看公园门不大,漫步其中才知道它还是很有料的。有塑胶材质的健身步道,有专供太极、剑术、舞蹈的歌舞广场,还有茶楼亭子小桥流水,最是没想到的是居然在这儿遇见了三潭映月。本以为它只是照着西湖的三潭映月来建造,名字总得换一个吧,直到看到路牌才放弃最后的幻想。在歌舞广场的边上有个记录显示分贝的仪器让我感到挺稀奇的,大概是被说噪音扰民后竖着起监督作用的吧。平心而论,这里播放音乐的声音还真不大,并且离住宅区又有一定距离,大伯大妈们实在够良心的了。

我的第二个咖啡客是我的高中同学HSW,高中时期的第一个同桌,学圣级的存在。就算在紧张的高三那会儿都是看着电视剧复习,早睡早起规律生活,但成绩依然轻轻松松就名列前茅。还记得读书那会儿,我总爱调侃她说,哪天你成名了我给你写写传记也能大捞一笔。虽然同桌的时间并不久,怪我上课话太多班主任看得头疼,换了一轮又一轮的同桌,但她依然是我在班上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学习最优秀的榜样,我也有自信我是她高中期间最好的朋友,好吧,加个之一。

自从高考一别,她去了圣殿级别的北京大学,我留在杭州本地念书,算上我们今天的见面也是一只手数得过来了。期间我去北京读新东方的GMAT培训班和她见过一回;她去波士顿大学读书前在杭州海底捞聚上一餐;之后就是今年她回国后,限牌买车去公证处后和我在外婆家叙旧。今日的相聚虽然和上回才隔了半年时间,没想到会有意外的深入交谈,才知道这几年在她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禁联想到张爱玲笔下的那句话,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


评论(4)
热度(8)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