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逃到西班牙去翘班(二十六)

结束古埃尔公园的游玩,天空彻底放晴了,去接在酒店睡懒觉的老爸一起去觅食。这是在巴塞罗那的最后一顿午餐,必须得上档次。我再三参考了论坛、攻略、Yelp、TripAdvisor后,决定去蜗牛餐厅(Los Caracoles),一家自1835年就开门营业的老牌餐馆。这家店位于兰布拉大道边上的小巷子了,虽然不难找但是也略隐蔽。门面装饰的略古朴,门也不大,进去后却别有洞天,穿过开放式的厨房操作间才到里面的就餐区,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低调奢华有内涵。




终归还是改变不来就餐的生物钟,入乡随俗地把饭店推迟了还是下午一点就急不可耐奔去饭馆。此时客人还不多,乍看之下会怀疑是不是没什么人气。再往里走发现里面还有个隐藏大厅,有扶梯到二楼,上面又是一个和一楼规模相当的区域。餐厅墙壁采用了老实的砖石设计,不加涂料的本色展现,又加上常见的瓷砖拼贴,还挂着许多名人的照片,想必其中不少是来光顾过的吧。有意思的是,这里的扶梯把手也被设计成了蜗牛形状,餐前面包也是一只只的大蜗牛,真是不放过一处细节推广形象。可惜我的一些小伙伴不懂得欣赏,难以启齿地问我这面包为什么做成翔状,大概是我拍照角度实在太烂了吧。



我第一次在这里尝试了蜗牛,其实要不跟我说明,我会以为那是酱爆螺丝,用的是明前大螺丝。蜗牛肉意料之外地非常嫩,原以为会是像田螺那样的富有嚼劲。刚开始还会把尾巴给挑出来不吃,围观了下边上的老外都一整个吃下去,也就学着这么吃了。老爸猜这些蜗牛应该是被人工饲养过,所以尾部也吃不出沙或口感不好,本就是能全部食用的。本着不能浪费食物的原则,也就除了外壳其他通通下肚。


想想此去经年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能吃到海鲜饭了,于是这次我下了狠心点最贵的龙虾海鲜饭。所以当小哥端上来时,我猴急地就要下手来一勺,没想到小哥特别热情地问我们要不帮我们分一下。只能默默地放下勺子,按捺住激动地吃货心,表示那你就分下吧。虽然也就比之前的海鲜饭多了半只龙虾,但就是内心暗示觉得贵的就是好吃,相比较以前普通档次小打小闹的海鲜饭,这就是米其林级别的,于是狼吞虎咽地大快朵颐。以至于吃完了盘子里分配好的才想起来忘记拍完整图了,只能就着残羹拍个剩下的。


再次回到诺坎普,我也是蛮拼的,巴塞罗那住五天诺坎普走三回,我感谢这是场夜幕降临以后的球赛,不用再被阳光烤一次了。这场比赛的两点是客场热情的球迷,虽然坐着看台的最后面却卖力地从头唱到尾,喊了正常比赛不带停歇的。我相信这场面本土球迷也是不多见的,要不然周围的当地人为什么也频频回头表示诧异呢。比赛的唯一进球是皮克打入的,我也是完全没料到有生之年能在现场看到他的进球,假如下次能亲眼所见小法进球,那我也能算是圆满了。

比赛结束,人潮散去,场内冷却,场外沸腾,我选择了步行回酒店,只是害怕跟人家去挤地铁,指不定还是走路更快。身旁是摩托车巨大的轰鸣声飞驰而过,有人赶着去续摊喝一杯闹腾一整晚,我只想安安静静回家睡一觉、养足精神,明天又是长途飞机漫漫回家路。内心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走,但是不回家怎么准备下个启程呢;不把这个兴奋劲儿掩饰过去怎么开始原本的生活节奏,平衡下生活重心吧。

第二天的航班被延误了一个多小时,是不是热情的西班牙人民还想在挽留我们一下呢。没来得及好好逛马德里机场的怨念,换做了巴塞罗那机场一日游,能算作是到过的景点之一了。这里的出境窗口实在少的可怜,当日仅开的四个其中两个还是只对欧盟游客服务的。其他世界各地的人潮都得等着余下的两个工作人员服务,慢悠悠的工作习惯不知是真谨慎还是假悠闲,要是没有迟迟不进港的飞机我们怕是要改签了。

坐飞机从来都不选择窗口的位子,一是进出不方便,二是不愿亲睹别离,给个错觉好像是走过蓝胖子的随意门到了这里又去了那里,当然还能抵消乏味又劳顿的长途旅程之苦。空有走遍世界的心,却优柔寡断地留念到过的每一寸土地,到头来岂不是反反覆覆原地停留。喜欢厦门的小资,就去两次;喜欢纽约的繁华,就跑两趟;喜欢黄石的壮美,就游两回。有机会再来西班牙,我要选择不同的城市,但是巴塞罗那我定会再次造访,谁让圣家堂还未完工,圣经还未读完呢。


评论(14)
热度(16)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