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逃到西班牙去翘班(七)

计划一日往返的行程总会尽量安排足够的时间来游玩目的地城市,所以我订了8点50分出发9点23分到达托莱多的火车票。其实我在选择这班火车的时候一丁点都没觉得早,当7点闹钟响起时我还以为才6点,杭州的6点天就是这么蒙蒙亮。也难怪西班牙人10点吃早餐的习惯了,那也不算懒算是跟日出日落同步调作息。

托莱多虽然是个小城市,国人的坊间跟团游线路中也不会安排这一站,但事实上它在西班牙的历史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曾几何时是宗教、文化和政治中心,整座古城在1986年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罗马时期,马德里在托莱多面前反倒是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做一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托莱多在西班牙历史上就好像北京之于我大天朝,只是后来领导人决定定都隔壁天津了。所以现在土生土长的托莱多人民应该还是带着皇室子孙的骄傲感吧。

作为宗教精神的核心城市,古时这里基督徒、犹太教和穆斯林和平共存。但事实上,宗教并不是如它表面上看起来地那么温和善良,过于虔诚的教徒会钻进死胡同里,认为自己信仰的神明代表这一切真理,对神的过度依赖慢慢演变成对周遭现实事物的挑剔。不按自己规矩生存生活的都一定要赶尽杀绝似的,包容不下任何跟自己宗教意见相左的其他教徒。说到底,人类就是害怕异己的存在,渐渐地恐惧累积变成仇恨,最后突变到要消灭对方。最终,实力强大的基督教徒开始对犹太教徒和穆斯林进行了大规模迫害,或是被迫改信基督教,或是逃亡。在这个问题上,古罗马人却是截然相反的处理方式,这跟他们本来就信奉的是多神教相关。不同于耶稣的个人崇拜,古罗马人信仰战神、狩猎神、美神和太阳神等等,所以罗马帝国在征服别的民族时采取的兼容并蓄的统治模式,对于比自己发达的文明比如希腊文明,甚至虚心学习,完全没有战胜国的趾高气昂,反而平等共处各取所长。

所以,现在我们来参观这些宗教景点,除了基督教的教堂和修道院还保存完好外,犹太教徒和清真寺都多少的被破坏地只剩残垣断壁。我没有宗教信仰,也不好评价孰是孰非,只是从一个游客的角度出发,我替这些被摧毁的文明感到惋惜。历时多年,耗费人力财力的建筑杰作现如今只有野草丛生,无声地哭诉那段悲怆的侵略史。

这种感受在参观光明耶稣清真寺(Mezquita del Cristo de la Luz)时,感触尤为强烈。如果不是“误入歧途”走上这条去往托莱多大教堂(Catedral),根本不会与之邂逅,它本就不在我的行程单中。虽说是个景点却用废墟来形容更恰当,一点都没有贬低或是看不起的意味,而是带着一股心酸和心痛。整个清真寺只剩下一个堂,墙上都是掉落的零星壁画,连柱子都是不完整的,上方都已经做过修缮。姑且建筑受到了这番摧残,信徒想来更是遭遇了残酷的镇压。




——————————我是来调节气氛的分隔线——————————


托莱多是一个山城,路面起伏不定,地上铺的是各种鹅卵石,走在路上得留心别崴到脚。也许是古城,或者是为了防止外敌的入侵,道路都很是狭窄,经常走着走着只剩下两三人能通过的宽度,或者干脆进入了死胡同。但是文青不就喜欢追求这种感觉么,迷路才是谈资。索性老远就能望到大教堂的尖顶,只要向着那个方向谁又会在乎多绕道呢。托莱多的司机倒是挺牛逼轰轰的,如此羊肠小道都能准确地通过,还是嗖嗖嗖的过去。后来发现西班牙小镇的司机都是这么风风火火,技术高超的开车。




托莱多大教堂是我此行见到的第一个哥特式大教堂,带给了我无比震撼的视觉冲击。因此当我走进教堂的时候,我把我能用的所有感叹词都用上了:Amazing! Jesus Christ! Oh my gosh! すばらしい!想起来有这样的说法,藏民虽然不是那么富裕但是他们倾尽了所有的财富用来装饰布达拉宫,我还没机会亲自去朝圣那离天堂一尺之遥的魁美胜景,如今看着眼前的壁画、雕像、圣坛却能深切体会宗教对人心的强大作用力。我想当时的建造者也是付出了自己毕生的指挥财力来铸就这番浩大工程的,能保留下来供后人瞻仰太棒了。







虽然租用了语音导览,但只有英文选择,并且好多宗教历史相关的介绍,让我听得迷迷糊糊,最后索性放弃试图用最本能的感受去鉴赏。《饭祷爱Eat Pray Love》这本书里,巴厘岛的老药师曾给作者一幅画让她用心代替眼睛去看世界。置身教堂时,我体会到该纯粹地去体验了。

大教堂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中央的唱诗班席位和管风琴。想象下当音乐响起,唱诗班用歌声赞美上帝,乐器发出的声音和人声和谐共奏宏伟雄壮撼动人心的乐曲,这必将是一番美妙的场景。学着信徒那样在长椅上看着圣坛上被十字架钉上的主,安静地给自己一个放空的机会,也不用在乎周围的游人,这会儿我好像在异次元一样,抽离到另一个空间,贪婪地想将这样的时间空间延续到无限。



旅游途中看到意外的风景,收获意外的景点一定是最美的事情了。在托莱多,圣马丁桥(Puente de San Martín)和电动扶梯终点的观景台就是这样的恩赐。在圣若望皇家修道院(Monasterio San Juan de los Reyes)门口的广场上休息时无意间查找周边的景点,看到了圣马丁桥就决定去看一看。托莱多老城区三面环河,有两座桥架在塔古斯河,其中一座便是圣马丁桥。它建于十三世纪,桥头矗立的两座防卫塔是哥特风格的建筑。

从桥上可以眺望到对岸的Parador酒店,这是中西班牙独有的酒店。它们通常是利用城堡、修道院或宫殿改建的酒店,大多富丽堂皇极尽奢华,若是能有机会过上一夜当然是幸事,当然价格也是很不错的。之后去格拉纳达有幸去当地的Parador前厅转悠了一圈。

Google map在出境游时真心应该赞一个,在崎岖的迷宫小道也能导出最方便的捷径。下山去火车站时,我们找到了电动扶梯(remonte peatonal),得以保存体力再战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从电动扶梯的最高点眺望托莱多的新城别有一番风景,不同于老城历尽沧桑的建筑风格,低矮的平房集中的分布在一块块区域中,尽显一片和谐静谧的景象。

评论(2)
热度(7)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