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a很懒

逃到西班牙去翘班(六)

《穿普拉达的女魔头》、《碟中谍4》中的杀手包,以及詹一美和戴涵涵的巨幅普拉达广告,让我一看到Prad开头的单词就自动蹦出后最后一个字母a。如果世界上还有一个单词不在这四个字母后加a,却有着跟Prada一样影响力的事物,我想只有Prado这个单词了吧。普拉多博物馆——Museo del Prado。或许你觉得我夸大其词了,那就这么说吧,我觉得普拉多对于马德里就好像大都会对于纽约。或者有机会来这个世界顶级的美术馆,你一定会认同我的看法。

提及西班牙的画家,大多数人首先会想到毕加索。但是,西班牙可不止老毕,这个擅长培养艺术家的国家有自恋如疯子般的画家——萨尔瓦多*达利,跟老毕齐名的米罗和戈雅。普拉多收藏了西班牙各代画家、雕塑家和摄影家的精湛作品,其中以画作为主。今年恰逢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埃尔·格列柯(El Greco)逝世400周年,博物馆特地开辟了一个临时展厅展出他的画作。其中,他绘制了不少关于古城托莱多的风景画,让我提前感受了下明天要去的旅游地。

站在这样的艺术宫殿中,我能体会到Neal Caffrey(美剧《White collar》中一角色,高智商的艺术品惯偷,同时擅长制造各种赝品)手痒偷画的感觉,有一丝冲动要把这些艺术瑰宝纳入囊中。即使是像我这样的俗人,从未正儿八经的学习过绘画或是艺术鉴赏,也能用最本性的审美看出这些大师作品的精美绝伦。

其中,博斯的三联画《伊甸园》、《人间乐园》、《地狱》带给我最大的震撼感。首先是他巨大的篇幅,《伊甸园》和《地狱》的规格都是2.2米*0.97米;《人间乐园》规格为2.2米*1.96米。其次是来自色调的强烈对冲,《地狱》的灰暗渲染和《伊甸园》、《人间乐园》的欢快用色行程了鲜明的对比。最后在仔细看图中表现的场景,在《伊甸园》中的是祥和平静。《人间乐园》描绘了众多的欢乐场景,仔细观看画中人物的表情你会被这种快乐感染。反观《地狱》则有股毛骨悚然的恐怖感,厉鬼、屠杀和扭曲的尸体是这个部分的主要构成。由于对这幅作品的极度热爱,最后在礼品店入手了印有此画的冰箱贴。

从普拉多兜兜转转出来已是7点左右,这在西班牙只算黄昏时分,太阳这时才一点点西斜,正好可以闲逛去边上的丽池公园(Parque del Buen Retiro)的人工湖边看日落。在一片高楼大厦之间,寸土寸金的大都市中保存这么一块绿地,还真像纽约的中央公园。连民众的生活方式都有那么一丝相仿,公园里随处可见跑步者,自身也会想融入进去跑上几圈。



时差这种东西还真是奇怪,第二个晚上给了我严重一击,无论是精神还是金钱上。一天暴走带来的疲惫感也没能成为催眠的一剂良药,两眼一睁,呆滞地要望穿天花板似的。一早还得搭乘火车去托莱多玩呢,必须得有充足的体力做保障。再说了,这牙齿还疼着呢,得赶紧养足精神让它快快恢复。努力要睡过去终于还是斗不过与生俱来的中国时间,脑袋里尽是写乱七八糟的混乱想法。

这时候,本我跟我说,来都来西班牙了不去看场足球赛么?早被浇灭的现场看球期望又被重新燃起。

人间乐园就是有个热门设施叫过山车。在我规划行程的时候西甲赛程没出;当我看到13日巴萨主场有比赛是跟行程单对照,发现恰巧那天去巴塞罗那一阵开心;然后看到比赛时间是下午4点,已买的火车票是6点到巴塞罗那,又是一阵心塞。我给自己心理暗示,前几轮比赛也没什么好看的,你要看的小法也被卖了有什么好看的。没想到给我上演了一处调时差的戏码,没想到有一班火车刚好2点到巴塞罗那,没想到改签火车票的27欧元还算我接受范围内。再说了既然过了斗牛季看不到斗牛,那就感受下另一个有代表性的运动吧。


买票时,又get到了新知识,容我现学现卖下。一个球场分为四大块区域,两个球门区(Gol),侧边带有主席台的Tribuna以及对面的Lateral。因为球赛大多是在下午晚上举行,根据太阳位置有了对立的Tribuna和Lateral,坐在Lateral基本就能无死角的跟伊比利亚半岛阳光亲密接触了。同一排售价最高的是Tribuna,其次是Lateral,最次的是两个Gol。想着这大概是此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诺坎普现场看球,一狠心一咬牙买了Lateral区中庸的票。要是知道后来有机会看欧冠我一定买最便宜的票,当然这是后话了。

一番折腾后,倒是睡意来袭,或者是花完钱后的心满意足感让我能安心补眠?赶紧小睡下,好准备……已经跟周公约会去了。


评论(2)
热度(10)
©mola很懒 | Powered by LOFTER

爱旅游爱看电影,走出去就不想回来,待太久又不想动。Mola就是懒,除了远行就是宅。纠结的活像一个天秤座却是货真价实的摩羯座,活着活着也习惯了。
搜狐自媒体:Mola在路上